665 697 832 317 511 765 71 676 782 789 1 725 996 225 872 452 526 740 814 124 359 438 305 859 151 465 625 767 987 166 497 369 393 792 295 412 974 483 156 128 493 867 711 803 707 568 458 405 846 195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知名楼盘网络域名遭抢注 恶意抢注者或进黑名单

来源:新华网 991928976晚报

针对投资,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认为,项目再好,如果人没有投对,最终都是悲剧。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周鸿祎 360公司(NYSE:QIHU)董事长兼CEO,是一位坚信以产品改变世界的企业家。首创了免费安全模式,并领导360一举颠覆了传统互联网安全行业,也改变了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格局。360公司于2011年3月30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今天,360拥有近六亿电脑用户,仅次于腾讯;而在搜索市场上,360已占有30%以上的市场份额,仅次于百度。 周鸿祎2011年入选福布斯亚洲商界人物TOP10,2015年被评为中国商业创新50人 企业创新者 。 从创业至今,周鸿祎一直是互联网圈最富个性的企业家。有人评价他,很强悍,屠杀型选手。戎马生涯,腥风血雨。在一系列枪林弹雨下,他彻底颠覆中国安全产业,带领360在纽交所成功上市,现在又杀入硬件市场,要颠覆手机行业。 6月10日,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作为寻找中国创客的创业导师,在位于酒仙桥附近的360公司,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 对于网友的评价,周鸿祎认为这是在妖魔化他。我提倡颠覆创业,但一直在强调要装小狗,这样大狗就不欺负你了。因为颠覆创业从来都不是一夜就完成的,需要很多探索。颠覆不是站出来特激动地向大公司宣战,而是要用装孙子的方式,最终把他们颠覆掉。 每天花五六个小时和网友聊天 新京报:360已在美国上市,但你还保持创业状态,经常在微博、微信里面跟网友互动。为什么这样做? 周鸿祎:现在我的确会看很多私信,上微信也是为了认识更多人,看年轻人在谈什么。通过这种方式,能知道一线真正发生了什么。这很重要,但会花很多时间。因为看手机时间长,会影响我的视力,脖子也会有问题,甚至会严重影响睡眠。 新京报:没有试着让其他人分担这些工作? 周鸿祎:试过让别人看完告诉我。但这就好比让人把馒头嚼了,再吐给我吃一样。 新京报:每天会花多长时间做这个事情? 周鸿祎:一天可能有五六个小时吧。 新京报:你的精力还足够支撑公司管理吗? 周鸿祎:如果公司业务不多的话还可以,但现在业务有点多。未来我会在公司发挥两个重要角色,一个是定战略方向,二是搭班子,带队伍。我希望找到更多新合伙人,把公司很多业务拆分给他们管,未来可以独立上市,这些合伙人也可以拿到股权。 新京报:你对合伙人的要求是什么样的? 周鸿祎:首先应该有创业梦想。有的人不具备足够的资源,有的才能不是很全面,现在还不足以独立创业,如果他很渴望创业,可以来做我的合作人,我有资源,有资金,有很多不错的产品创意。第二,有很强的学习能力。第三,要有很好的开放合作心态,因为要成功一定需要跟很多人合作。第四能自我激励,自我驱动。同样一件事情,用打工的心态和用创业的心态做,效果完全不一样。 企业大了,容易生病 新京报:有一篇关于创始人精神的文章,你转了两遍。你眼中的创始人精神是什么样的? 周鸿祎:不管是什么职位,能把这个企业跟自己荣辱与共、休戚相关,对任何伤害企业利益的事都会反对,对任何能够给这个企业增加价值的事情都会很努力,会很在意这个企业的产品。 新京报:从你的感受,公司变大会让员工丧失创始人精神吗? 周鸿祎:这点我的感受特别深刻。公司小的时候,即使是打工的,也会有责任心,会对事情负责。但公司大了以后,为了降低风险,要引入管理流程,实际上把企业里的人际交互搞得非常复杂,最后你发现每个人都在做中间一小块事情,慢慢就没有人对全局负责了。大家会觉得这事不取决于我,就会丧失责任心,丧失推动力。每个人都没有做,但合起来,企业就会生病。 新京报:解决大公司病,你找到好方法了吗? 周鸿祎:我也不太知道有什么管理方法。比如天天给员工洗脑、打鸡血,我觉得很难。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一条臃肿的大船,变成很多条快船,小则十几人,多则一两百人,围绕一个产品,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责任。 新京报:在你心中,360现在是哪个发展阶段? 周鸿祎:是需要一个二次创业的阶段。任正非说过一句话:把指挥权交给离炮声最近的人,就是说企业大了,形成官僚文化,不知道一线发生了什么。根据流程层层上报,最后会贻误战机。我现在要把公司庞大的集团军,变成很多特种小分队,他们可以灵活创新,往前冲,大公司在后面,提供军火掩护,空中支持。 看见谁造神,就有冲动把他拉下来 新京报:《周鸿祎的互联网方法论》一书很受欢迎,你的方法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有效吗? 周鸿祎:当然还有效了。而且现在你如果再去看我的书,你会发现在目前很多这种谈互联网+的书里面我认为我写的是最好的,为什么?很多人把互联网神话了,而我看见谁造神,就会有冲动把他拉下神坛,不论是个人还是理论。我做手机也是为了在这个行业里把一些人从神坛上请下来。 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其实是一个长时期的东西,并不是互联网发明的,只是大家做着做着无意中迎合了这条规律。我只是用最平实的话,把它表述出来。 新京报:大家都走一样的路了,凭什么这条路还会是一条成功的路? 周鸿祎:案例很难重复,但做事的方法可以重复。所以我讲的不是成功学,而是一些根本性的思考方式。 新京报:这个方法有可能被你自己打破吗? 周鸿祎:没有。我的这个方法其实跟互联网半点关系都没有,其实是做事情的基本出发点,你总要先给别人做有价值的事情。或许你认为这些都是废话,只是由于商业社会发展,这种初心很容易被丢掉,大家就做了很多华而不实的东西,然后通过包装、广告、渠道卖出去,消费者买了以后就不会再买。这就违背了商业的本质,我讲的都是商业最基本概念。 新京报:有人评价你的成功路径,说你是擅长找对手,斗争能力强,屠杀型选手。别人成功靠从0到1,你靠把10做成1。现在总结,你过去创业成功最关键的要素是什么? 周鸿祎:首先,我不认为我成功。其次,你采访过我这么多次,都这么妖魔化我。我一直告诉创业者,要低调,闷声发大财。我推荐的一本书叫《柔道战略》,小公司跟大公司打,很重要的就是装小狗,这样大狗就不欺负你了。我从来不主动挑对手,但我们做的事情被大狗们发现了,大狗们来咬你,你能不反咬吗。 新京报:之前你一直推崇颠覆性创业,其实你也是不赞成创业者一上来就做颠覆的事情? 周鸿祎:当然,颠覆是一个过程,不是一夜就颠覆了,需要很多探索。刚开始创业时不要关注对手,要关注用户。等有实力的时候,再出手。另外,颠覆不是要站出来特激动地向大公司宣战,宣布要干掉他们,而是要用装孙子的方式最终把他们颠覆掉。中间要踏踏实实地做很多事情。 新京报:什么样的创业者适合颠覆性创业? 周鸿祎:如果有机会,我认为每个创业者都应该做颠覆性创业。颠覆要么是商业模式颠覆,可能是价格颠覆,要不就是用户体验颠覆。就像滴滴刚开始,也只是说为出租车服务,出租车公司没有想到它的威胁,大家很高兴接受了。有了足够用户量,它要做专车,出租车司机才意识到,这家伙不是我的朋友,是掘墓人。所以我认为每个创业者还是应该想一想,如果不想去做颠覆,只是要做一个跟大公司差不多的事儿,这是永远没有机会的。你要么去做一件新的事儿,要么在一个已有的市场里做一个颠覆性的事情,这是战略。 投资应该先投人,然后是项目 新京报:除了做企业之外,360也在做投资。360资本目前投了多少项目? 周鸿祎:投了两三百个项目,都比较偏早期,因为我个人比较喜欢扶植早期创业者。 新京报:你们的投资都集中在哪些领域? 周鸿祎:我在投资上稍微有一点任性,看到很多好玩儿的东西都会投。 新京报:到目前,你比较遗憾或者认为投错了的项目是什么? 周鸿祎:投错的不少。投资嘛,总是有风险。失败主要有这么几种情况,主要是创始人的胸怀、格局、人品。有的创业者人品有问题,为了赚钱做一些下三烂的事情。比如曾经有一个公司去做流氓软件,劫持流量,后来我们把它给报案了。还有一些公司失败,因为创始人太自负、太自我,别人的意见根本听不进去。我就怕这种创业者,有些投他之前还显得很谦虚,投完之后就不谦虚了,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这种状况下基本(企业)就开始死掉了。 新京报:你投资有方法论吗? 周鸿祎:我认为投资应该投人,人是第一位,然后是项目。 但我在投资上容易犯错就是我个人比较关注产品,所以会习惯性先看项目。因为喜欢一个项目,我会发生移情,连带着喜欢做这个项目的人,想象成这个事自己在做,我会做得多大多好,对创始人的缺点自动忽略,判断会出现失误。后来我发现,项目再好,如果人没有投对,最终都是悲剧。 创业者要有合作精神 新京报:有很多投资者都遇到这种情况,投资到最后,双方变成了敌人。你遇到过吗,怎么处理? 周鸿祎:有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投资人是弱势群体,把钱投进去那钱就不听你的了。尽管可以牵扯到条款,但你也没精力去折腾。创业者有N多方案折腾投资人,比如打广告偷偷把钱洗出去。对这种人,我最多上一次当呗,将来准备写一篇文章,把这些祸害我的创业者列出来,相信这辈子不会再有人对他们投资了。 新京报:你不会真的这么做吧? 周鸿祎:当然会了,我只是现在没时间而已。我觉得要给大家给更多的创业者一个教训,给更多投资人一个提醒。我可以把名字换掉,我觉得提供一些案例对大家还是有帮助的。 新京报:你这种个性,以后是否会给公司带来一些麻烦? 周鸿祎:在传统商业社会里面有可能,但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很多人都变成皇帝新装里的那个皇帝,其实没穿衣服,每个人都有判断力。在这个时代我认为无论企业和个人,都应该是做一个真实的人,那些装的人,迟早会出问题的。另外,这是一个不需要神的时代,每个人都要适度自黑。无伤大雅的自黑,会让用户觉得你更加平易近人,瞬间就拉近距离感。新京报记者林其玲实习生魏红蕾 936 738 983 819 176 97 880 204 105 495 83 892 591 222 612 19 154 903 957 477 517 122 235 241 718 177 448 942 590 903 978 694 388 821 700 902 892 181 597 661 821 89 683 860 192 455 214 612 380 498

友情链接: 武诚郸高 柏寒成大 华娇东 po96321 才茂亘备备中 ceg532929 琦崇维 周秉 长利凡 mvtwmdapg
友情链接:凤抵狄 琳德进葆 茶滇豫 丰武 虞耐彼 ylwjx 欧阳琳 ulqcda 赢涵 语亮晨顺